2014年01月23日

你的梦想是什么

曾经有人问我,你的梦想是什么。我支吾半天没回答出来。我是个很内向的男孩,我怕我说出来会引起别人的嘲笑。但是我心里非常清楚,我和别人一样有着很美的梦想。
但是它卻離我太遙遠,遙遠的我都不敢向別人去說。
所以,每当别人用轻蔑的眼神掠过我,然后开始高谈阔论他们的梦想时,我都会对自己说,你一定要拍一部世界上最好的电影。
那些都是好几年前的事儿了,我清楚地记得那一年我十七岁,还没有一架属于自己的相机。
现在我参加了工作,工作性质可以说与我的梦想没有任何联系。但是为了生活,我必须得这样維他命b雜继续做下去。
这样的生活日复一日地重复着,直到有一天我感觉不到了自己的存在。然后我就去想,我会不会突然间失去自己所有的一切,包括自己固执的梦想。
我陷入了一種對距離的恐慌之中。
這使我想起了多年前我看過的一部電影“海上鋼琴師” 。
故事中的男主人公1900出生时被抛弃在了一艘载客船上,在船上做活的黑人烧炉工Danny Boodman收养了他,给他取名叫1900。从小就性格怪僻的1900在八岁的时候就表现出了惊人的钢琴天赋,之前从未见过钢琴的1900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见到了船上的钢琴,在他稚嫩的小手碰上琴键的一刹那,船舱响起了美妙的音乐。一晃十几年过去了,1900很少和船上的人接触,唯一和他相伴的就是船舱中那架他安静的“钢琴”朋友。一次1900在接受黑人乐师Jelly滾Morto的挑战并获得胜利后,很多人都知道了1900这个名字。然而,1900对外面的世界仍一无所知。在拒绝了那些慕名而来的唱片公司后,他拿着那次偶然在船上相遇的姑娘的地址准备踏上“陆地”。当他站在船梯上望着下面的城市时,在船与陆地之间,1900作了很长时间的思想斗争,最终返回了船上。
“所有那些城市,你就是无法看见尽头。尽头?拜托!拜托你给我看它的尽头在哪?当时,站在舷梯向外看还好。我那时穿着大衣,感觉也很棒,觉得自己前途无量,然后我就要下船去。放心!完全没问题!可是,阻止了我的脚步的,并不是我所看见的东西,而是我所无法看见的那些东西。你明白么?我看不见的那些。在那个无限蔓延的城市里,什么东西都有,可惟独没有尽头。根本就没有尽头。我看不见的是这一切的尽头,世界的尽头。”
“天啊!你……你看过那些街道吗?仅仅是街道,就有上千条!你下去该怎么办?你怎么选择其中一条来走?怎么选择‘属于你自己的’一个女人,一栋房子,一块地,或者选择一道风景欣赏,选择一种方法死去。”
“陆地?陆地对我来说是一艘太大的船,一个太漂亮的女人,一段太长的旅行,一瓶太刺鼻的香水,一种我不会创作的音乐。我永远无法放弃这艘船,不过幸好,我可以放弃我的生命。反正没人记得我存在过,而你是例外,max,你是唯一一个知道我在这里的人。你是唯一一个,而且你最好习惯如此。原谅我,朋友,我不会下船的。”VPN
这是1900对他唯一的一个朋友max所说的一些话,他放弃了原本可以拥有的一切。陆地,女人,前途。从生到死,1900从未踏上过陆地,他的双脚只踏在了船头与船尾之间只容纳两千人的木板之上。他所渴望的,只是藏在船舱里的那架钢琴上的黑白琴键。故事的结尾,1900同那艘载满他所有岁月的维吉尼亚号一起被炸毁了。他放弃了自己的生命。但是,他没有放弃那艘象征着自己自由的船。这才是他最执著的东西。
影片随着max回忆的结束而落幕。那个老人,他在向人们讲述一个不为人知的生命,他的朋友,1900。
我在1900的眼中看到了一種東西,恐懼。
一種對距離的恐懼。
这与现实中我的处境很是一样。我自身的恐惧源自于对未来、对梦想的恐惧,只怕梦想太远,生命却短,脚步走不到生命中那渴望的“圣地”;而1900的恐惧则是对外界的一种恐惧,对外界太多道路的手足无措,就象一个一无所知的孩子一样。但他却选择把生命留给了大海,因为在那里,他可以随心所欲,他可以用钢琴表达自己的思想,延续自己的生命。
可是我不能,在這個有著無數條通往死亡的陸地上。
总有那么一瞬间,我感觉自己会告别所有的一切,然后如尘土一样漂浮在空中。
我想我會在這漫無邊際的行走中死去。
在一次偶然的機會,我對距離的極端觀念發生了微妙的變化。women short sleeve t-shirt
posted by 满心欢喜 at 13:03| Comment(0) | 日記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
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
コメントを書く
コチラをクリックしてください
×

この広告は1年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。